黑白的那些都是上学之前画的

图片 1

李:黎薇是哪年上中央美院的?

黎:02年.

李:你那画是什么时候画的?

黎:这画有在学校上学以后画的,有在上学之前画的,好多都是上学之前画的,黑白的那些都是上学之前画的,

李:黑白那些画?这幅也是吗?

黎:这个不是,这是我上大一时候画的。第一年,刚入学,这不是方舟苑嘛,后面那楼是方舟苑。

这个是在留学生公寓画的,还有这副画,画的是一副手套和一瓶喝光了的酸奶。

李:这幅呢?

黎:这些都是在上美院以后画的,因为我上学不是离家特别远吗!北京的嘛,住城里,我先得坐地铁,然后坐公共汽车,坐完公共汽车后还得走着。

李:路上会遇到很多人?

黎:对,路上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我对这些人我觉得也是一种缘分吧,这些人能跟我一块呆那么一会。

李:你觉得你对匆匆而过的人更敏感些呢?还是对你身边你熟悉的人更有感觉?

黎:都敏感,但敏感点不一样。

李:哪方面不一样呢?

黎:就比如说你看我画的这些匆匆而过的人,在地下通道画的那个,我基本上画的都是那些大的东西,大的状态,全身的那种状态,我感兴趣;因为我还不了解他们。我对她的脸`或她的五官,只求那个大概,那种大的状态,那种大的模式。因为女的分好几类。所以有那么一类,我只对她大的类型感兴趣,但是你看我熟悉的那个,就是我们后面看到的那件雕塑,就是别簪子的那女孩。她就是我特好的一朋友,我就对她所有的细节都抓住不放,因为我太了解她,太知道她,就是我对我熟悉的人也敏感,但是敏感的点不一样。

就这个,她是我大学同学,我们俩关系特别好,她也是一北京女孩,版画系的。

李:她长得有点像非洲人。

黎:她那感觉就是这样,但是她还是很东方的,转过来后你会发现,她后面那小发丝啊什么的,都特别东方,只有中国人才会有那种感觉。而且她的脸上还有一种使命感。

李:你对形象捕捉很有一种很强的敏感力。

黎:这可能跟我画儿画的比较多有关系,

李:恩,那个长青春痘的女孩呢?

黎:长青春痘那个是模特,

李:你对她熟悉吗?

黎:不熟悉。她就是模特。就这个,

李:你觉得她有多大岁数?

黎:她说她有二十五六,我觉得不像,我觉得她也就二十二三,因为差那么几岁,肯定不一样,人的状态就不一样。

李:你怎么判断她只有二十二三呢?

黎:她的眼神就看的出来啊,不是特别复杂,

李:这眼神就似曾在哪见过。

黎:就有这么一类都这样,她就是有这种眼神。

李:就是你对这表情啊神态啊描写的非常深刻,从这眼睛上看,能看出来你描写对象的内心世界。一种迷茫还有种恐惧,但还是挺纯净的,有种挺复杂的一种东西参在里面。

黎:其实这就是我想要说的一些东西,其实我觉得人本身都是这样的。

李:不是都这样,其实每个人和每个人都不一样。但艺术家有不一样的洞察力,就像俗话说的,我一眼能把你看到底,就是说我能看白你。

黎:就是你撅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

李:其实真个是很难的境界,也许艺术家有这个能力,你能体会到她的那个

黎:女孩子嘛,我对女孩子尤其敏感,这个就是很多人认为特奇怪的一点;就是你是一个女的,一般人的想法就是你应该会对男的比较敏感,但是我就,我偏爱女孩。女人也好,女孩也好我都感兴趣,

李:为什么呢?

黎:因为怎么说呢?这个女孩特别逗,当时我正好去班里办事,那时候我刚毕业,她在给我师弟师妹当人体模特,我一进门.....

李:看见这人体模特了,

黎:对,就是这满脸痘的这个女孩在当人体模特,然后我一看她这张脸,我就特喜欢。然后她给衣服脱光打开以后,我都被惊呆了,整个都很漂亮,而那个漂亮决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漂亮。

李:其实人挺瘦的,但是每个地方都做的很饱满。

黎:她本人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我见到她的时候,一张苍白的小脸儿,黄黄的头发。眼睛就透着我特喜欢的那种眼神。特纯净,然后又很复杂。这复杂是来源于她自己的内心。

李:挺不安的。你就特别有欲望把她做成作品?还是你觉得她特入画?

黎:这可能跟我小时候看的蒙克的画有关,我特别喜欢蒙克的画,我小的时候就看了蒙克的那幅《青春期》,一女孩坐在床边,她的身体在后面的墙上投有大块的阴影,那画我很喜欢,非常难忘。

李:他很多作品是描写死亡的,跟他妹妹有关,他妹妹后来死了。你为什么喜欢蒙克呢?

黎:这个我真说不清楚我为什么喜欢蒙克,他那画面一下能抓住我,我觉得他是那种描写内心的画家,我看见他那画以后,我会不自觉的影射我自己的生活。

李:也影射在你对艺术的表现力上,是吧?

黎:不是表现力,是生活。

李:但是作品最后是通过很多艺术手段来表现出来的。

黎:但是为什么我看他那画会有共鸣,其实他那画有很多都表现了死亡,还有暗示,包括就是那个医生下判决书,然后病人的家属在旁边旁听,那感觉。因为我小的时候去过很多次医院,所以我对那种状态特别敏感,就包括我的亲戚吧,在医院里,然后我去看他们。在急救室里那种场面天天都在发生。

李:那是你对这个女孩的理解。她也病态吗?

黎:我觉得她有一点,因为我在跟她说话的过程中能感受到她内心的那种极其不安,她还不是一点不安,她挺不安的,她那不安还是挺强烈的,就是凸显的一种强烈。但是我又觉得她还很善良。

李:但也挺僵的是吗?

黎:对,挺僵的,她脸上的每一颗小痘都在说她自己的那些事。我是为什么会对人的五官感兴趣啊!因为我觉得,一个人所有的经历和她所有的情绪最终还是会通过她的脸表达出来,而她脸上的五官,鼻子,眼睛,眉毛,嘴唇,耳朵所有的这些五官的细节就把这个人全说明白了。我刚才说的人都一样,其实不管好人,坏人,出名的人,不出名的人,牛逼的人,不牛逼的人,当她独处的时候,自己跟自己呆着的时候,那个状态我最喜欢,因为真实。

李:就是没有那么多伪装的了。

黎:对,我希望我面对每一个模特。是模特也好,是朋友也好。我希望能做出她们最本原的样子,

李:就是说这个模特她还没有太多的阅历,然后对她自己的职业-人体模特,比较自卑,中国这种状态有些无奈,天生就觉得这个职业下贱,所以显得很神经质,很敏感,

你把这个很敏感给做出来了,你作品给人传达很可贵的东西是准确地描述了她的神情。包括对于某个局部的刻画都很到位,就像对她耳朵的塑造啊,这肯定是经过细致观察之后做出来的,不概念。

黎:我最喜欢的就是细节,所有细节,这个我在一开始做雕塑的时候就告诉自己,记住啊,所有的细节,都是我要的。有时候我面对一个对象的时候,我特想表现的时候,我经常手忙脚乱,这个手忙脚乱,其实我心里特知道怎么做,但是我还是手忙脚乱,就是因为她脸上的精彩的东西太多了。

李:但是在学校里老师往往告诉你,要整体,要忽略一些不必要细节。你怎么看这问题?

黎:我觉得这个东西是根据个人能力而定的。我觉得能力不够的人要常去看整体,

李:你觉得你能力很够吗?

黎:我觉得够,因为那么长时间的绘画训练,我对这个世界也好,我对这些人也好,可以说自负一点的话,就是一个人往这儿一站,我就基本上能把握她的全部特征,包括细节。

李:那你觉得绘画对你雕塑有帮助吗?

黎:太有帮助了。

李:哪一方面?

黎:色彩感觉。

李:具体一点。

黎:观察方法,我觉得我不会像纯做雕塑的人那么去观察,因为雕塑系讲究的是空间,就首先,几个台阶,一般上课老师都会讲这些,你看这个要退过去,那个要怎么样。

这个当然是必须的,因为你对这个不了解的话,你也可能感受不好,你很可能做不好,立不起来。但是最重要的是,我如果没有绘画给我的这些能观察到细微之处的这种敏感,我这东西做不出来,她可能就是一个简单的美人像。

李:你上颜色很有办法啊。包括对毛发,瞳孔的描绘。能看到在发光。。。。

这个长青春痘的小女孩,我的理解是她还年轻,没长成,就像植物和动物一样,可能刚刚长出来,青涩涩的,可能离长成还有一段时间,就是要繁盛之前的那段时间。

黎:还青涩的。对,就是那种青果子,还没长成,还没长透。

黎:刚刚结一小果,那感觉。

李:还是青果子。我第一次见这个作品就是那感觉,你说的这挺对的。她很青涩,透着点美丽的感觉。但绝对不是那种姹紫嫣红啊,

黎:绝不是那种,绝对是悄悄绽放的那种。

李:你看动物也是,比如我以前养过鸡,大公鸡,它在羽毛丰满之前,先把身形长出来,到秋末了还光屁股,身上只有些硬毛茬,挺难看,但是整个状态,它已经不是小鸡了,很壮硕,很活力,但又不好看,

黎:又丑,

李:可过一段时间,冠子也出来了,毛也丰满了五颜六色,是只美丽的大公鸡。你的长满青春痘的小女孩,包括的你这个眼神啊。它都不是很成熟的眼神,就是长成之前的那种状态。

我之所以喜欢这件作品,就是因为你很真实很敏感地从这个模特身上捕捉到了这个感觉,俗话说就是很传神,现在吧很多当代艺术,都样式化了,好象不那样就不当代,其实你说什么是当代艺术?象这样传统的语言,极其自我的表达你的感受,以完全传统的方式呈现,它就不当代?其实很难界定,

黎:反正我有自己的界定方式,当代的人做的就是当代艺术。

李:你对作品的理解,你对作品的表现,能看出你是真正尊重你自己的,尊重你自己的心里感受,真实的用你真正感情表达了,别人是能体会到的。

黎:对我来讲艺术还是个可以说真话的地方。这个东西能让我说真话,这东西骗不了人嘛。

李:这个作品其实画的也不细,其实还带着毛刷的笔触呢,但是睫毛,瞳孔的感觉都有了。

黎:对,像从头到尾做了一遍,什么都没表现出来,我觉得那没用。其实那些女孩,刚咱们如果单说,就是个说个的,每个都有每个的个性,但是实际上,我现在做的这一个系列,不管是人头,还是动物头,都是有一个共性,它们都是我情感的载体,就是承载的是我的情感,我为什么要这些女孩这些表情,刚做完时我一个朋友看了,看完了就心碎了。欲哭无泪的感觉,为什么要流眼泪又没流,我大多数时候单独呆着的时候就是这种状态,不了解我的可能不知道我的这一面,因为我可能对我父亲去世一直没法释怀。

李:你恋父吗?

黎:我不恋父,但是我非常尊重他,他是最爱我的人,而且他也是最懂我的人。我从四岁开始画画,就是他一直支持我。

李:对他不断的怀念。

黎:已经不是怀念了,我总觉得对不起他。

李:为什么呢?

黎:因为我父亲心脏病过世的,大家都知道心脏病很容易死。

李:我也有心脏病。

黎:你那不是一码事。他那个可厉害了。他完全是插队的时候把心脏弄坏的,然后回来以后做过开胸大手术,胸口有一条很大的蜈蚣,我小时候就以为那是一条蜈蚣,其实就是刀口。然后他为了我上学,能挣更多的学费。就没有更多的时间休息。其实他如果那时候调养好了,他手术还是很成功的。我为什么开始说我对死亡这东西非常敏感,可能这件事是一个主导的东西,我当时去那个做手术的医院去看他,他们那一个病区的人都是做这种手术,全死了,只有他一个人活下来了;我当时就想,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爸一定能长寿。因为艺术这个职业大家都知道,不是那么容易的,要耐的住寂寞。而且你做的事很多人都不理解,就包括你的家里人,也不是全能理解。

李:你父亲理解吗?

黎:我父亲非常理解,我只要张嘴说,我说爸我想买一本书,我爸就知道那肯定是我特别需要的书,因为我爸很了解我,我从小就没有吃零食的习惯,我就是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里长大,我非常知道我什么地方应该花钱。我爸就会把钱省下来给我买这本书,买完书以后我爸就常常吃那个剩的凉的坨面条。然后每次吃完还都说这个面条很好吃。其实每次那会儿是我最心碎的时候,他不知道。我不想表达出来。

李:一种泪咽在肚子里的感觉。

黎:我讨厌把人做的很外露,因为我觉得对父母的这种情感是要用生命表达的,你出去跟人说,我特别爱我父母,我觉得特别二。没必要。

李:这是另外一件作品了,这两个塑像是一样的人吗?

黎:是一个人。

李:翻了两件?

黎:对,

李:这是另外一个模特?

黎:是另外一个,也算是朋友吧。她是做平面模特的,但是我发现她跟别的模特不一样,长的不一样,别的模特是有一个框框框起来的,都是标准化的那种;但她还不是,她还挺神经质的,她的眼睛下面特红。下眼睑那儿尤其红。Ia

李:红代表什么呢?

黎:我觉得这跟她长期睡眠不足有关,她脸形很有特点,而且她下巴是歪的。

李:她可能只有一个面最好看。

黎:对,一般的平面模特都是照四分之三侧,就是人最完美的地方。最不容易看出毛病的地方。

李:你作品上也看不出来歪正。

黎:是有一点歪,但是一点也不防碍她的美。

李:她是典型的瓜子脸啊,

黎:非常典型的,然后尖下巴,宽额头,双眼皮,大眼睛,细细的眉毛,眉毛是修过的。像开始那个青春痘女孩,还有别簪子的女孩,她们的眉毛没修过。我现在做的有两种女孩,一种是自己雕琢过的,一种是纯粹天然的。

李:那平面模特是被雕琢过的。

黎:对

李:那长青春痘的是自然的?

黎:对。还有我那别簪子的那朋友也是纯自然,

李:平面模特这个眼神里透着一股冷漠。一种杀气,

黎:对,就是有点儿冷,有点儿杀气,有点儿凶,有点儿傲,有点儿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

李:哦,是吗?这个没看出来,

黎:一开始我让她给我当模特,我说我要给她做头像,她没有进入状态,一下就理解成那种模特了,她马上微笑的看着我,我说不要笑,想想你平时坐在床上发呆是什么样子。

李:就是你要一个最自然的状态,

黎:对,就是我一开始跟你说的那个,她自己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是什么样,她肯定不会这样。她要这样的话她不就成神经病了,

李:其实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就是要把她自己本身的本源露出来。

黎:最本心的那种,最根儿的那种,

李:那你为什么把她的肩头做的那么窄呢?

黎:我可能是为了突出她的脸。

李:这是你的方式,

黎:我不太管,我只要大概看着她舒服就行了,因为我喜欢的是那些细节。

李:那这件马头呢?5件是一样的吗?

黎:马头我实际上做了一个,然后翻了五个,上了五种不同的颜色,而且眼神也不一样。

李:眼神有的往前看,有的往后看,

黎:对,像看这匹马,深棕红色的这匹,它是处于激动的状态,眼白突出,血丝露出,黑眼球往后翻,鼻孔张大。

李:你是怎么理解马的呢?有人把马象征成男人,

黎:我不同意这个,

李:你做的是公马还是母马?

黎:我做的是中性马哈哈哈。

李:因为没做屁股看不出来性别?

黎:我对动物的了解和对动物的感情是一般人想不到的,不是靠身体,是靠眼神,我一开始就说我最喜欢的是眼神,我说过眼神里什么都能看的出来,我也靠眼神和它们交流。

李:就是表情,就像《花木兰》里的诗句似的,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还是通过一个表情来划分性别的,

黎::我觉得是表情,还有它们眼神里的细节。

李:描写动物的表情,眼迷离,脚扑朔呀什么的,也就说明人的表情了。

黎:这挺能说明问题的,

李:那你这马既不是母的也不是公的?

黎:但是其实有些性别特征的,前面这个深颜色的,这绝对是一匹公马,然后这匹有小白鼻梁儿的,这绝对是一匹小母马,而且还是刚发情的小母马。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