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文学和历史的高度审视剧本

图片 1

话剧《原野》剧照

  从2008年起,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这个老牌剧院再度焕发出强大的生命力,其复排的北京人艺经典剧目以及多部原创新作均实现了票房和口碑的双赢,在中国戏剧界创造了“人艺奇迹”。这奇迹背后的推手就是从2007年底开始任北京人艺院长的张和平。他回顾任院长近4年来北京人艺的票房成绩:“原来每年是1000多万元,2009年第一次突破了2000万元,2010年突破了3000万元,今年大概能达到3000多万元。”面对这样的票房递增幅度,张和平的感触是,“北京人艺作为代表中国气派的艺术殿堂,应该靠风格、品格、人格赢得市场。”

  从文学和历史的高度审视剧本

  张和平是一个很看重剧本的院长。如今,回顾北京人艺曾在一个时期内没有产生与之相匹配的作品的原因,“可能和剧本有关”,他说。在他看来,剧本是一院之本,文学基础注定了一部作品最后的成败。当年,他在担任北京市文化局局长期间,同时也是国家一级编剧,这个经历和身份,他认为是自己“优于其他领导同志的专业基因”。

  所以,出任北京人艺院长后,张和平就定了一个规矩:所有会议的第一个议题,铁定是剧本。第二个措施是,聘请知名作家担任人艺的荣誉编剧,为人艺写剧本,这个团队目前已达到11个人,囊括了刘恒、莫言、万方、邹静之等。张和平表示,这其实也是向社会发出的一种号召和呼吁,希望愿意和北京人艺合作的文学家们,在人艺舞台上展现他们的思想和才华。他认为人艺这种海纳百川的胸怀,也是它能有今天的辉煌的原因。

  其实,重视剧本创作,在北京人艺有着悠久的传统。人艺是不多见的将创作室单设的国有文艺院团,它和艺术处分设,分工明确,创作室重点抓剧本创作,排练演出交给艺术处管。2009年,张和平还恢复了艺术委员会,把关剧作的艺术质量。现在,北京人艺有一套复杂而严谨的艺术生产流程。张和平介绍,“从剧本开始,首先是创作室拿出意见,然后主管副院长拿意见,随后交给艺委会讨论,讨论后交给院长书记会,决定最后是否上这个戏。”这还没完,呈现到舞台上后,还有两道关,“在排练现场,艺委会会审查一次,整部戏在舞台上立起来后,还要再审查一次,开座谈会讨论等。”“艺委会的作用不可低估。这个程序本身,也保证了决策的正确性。所以,人艺能有所斩获不能不说这个流程和艺委会起到了作用。”张和平说。经过重重把关的这些“有所斩获的剧目”,即是张和平不止一次提到的具有文化和历史高度的作品。他解释,站在文化和历史的高度审视作品,就是判断作品是否具有生命力的标准。戏剧文学最重要的,是对人性的深刻表达,能够久演不衰的剧目,无一例外都是如此,“不是凭借表层的故事情节的曲折,而是打动人心震撼心灵的力量”。而一部具有生命力的作品,应该具备的标准就是:“有鲜活的人物形象,有个性,有历史的高度。”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黄梅戏.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