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只有老

图片 1

并非所有的画,都必须是高山流水;并非所有的画,都必须为墨分五色;意境未必真山水,野性未必不圣洁;几笔勾勒虽浅草草,几句题注寥寥数字,也足矣勾勒出人生百态;嬉笑怒骂尽在挥毫之间,但待心灵放空归真之后再来品味,诚可谓是“非把事态熟于胸中者,不能有此妙作矣”。

作画如“藏”

不二曾说,“作画像极了一位孩童去藏一件心爱的珍宝,造型再别致,注解再锐利,也不过是营造出空间去藏得下人生所悟的哲理与智慧,还有那历经了沧桑之后的顿悟与洒脱,把最为动人的内容藏起来,等待着懂它的人来掀开面纱,眼前尺寸之间,似乎大家都是公平的,但却是最不公平的,因为这看不见的门槛,难以衡量。”

“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只在汝心头”,不二的线条自然而拙朴,充满了禅意与天趣,似有呼吸,一呼一吸,一吐一纳之间,心境与感悟都被藏到其中。

思维要老,作画要小

中国画讲究“老”,似乎只有老,境界才能高,但是不二偏要画的“小”,对此,不二解释说,“时间的轮盘是一个圆形,最接近终点的,一定是起点。”思想的积淀厚重到一定的程度,势必复归于起始,生命有轮回与起止,但是艺术没有终点,想象没有终点,正是因为“小”,才能够去打开更大更恢弘的空间。

一生致力于探索“立体主义”的毕加索也有着与不二类似的话,他说“十三岁的时候,我就能画的像拉斐尔,但到70岁时,我才能画得像个孩子。”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艺术的探索与创作,是一个不断与自我沟通的过程,是一个不断自我蜕变的过程,也是一个穷极力量摆脱生存与物质所带来的枷锁与限制,一边走,一边回头张望,直至回归毫无约束想象世界的过程。

“传统”,既是给养也是负重,生命充满了丰富多彩的律动,而功利心会冲淡色彩,用“老”的思维去将画作“小”,是艺术创作最难的事情,任何技术与方法,相比于突破心境的“传统模式”,都显得不值一提。

自然是鲜活的更是有趣的

文化、历史、宗教等等,无非也都是人为对自然进行了总结和归纳,最初的起点和最终的去向都是自然本体,鲜活不过自然,有趣更不过自然,童心的自然与有趣是至高无上明白,这种明白,是参透世事之后依旧坦率与宽容的心态。在不二的线条与设色之中,鲜活的形象以最为自然的方式被描绘出来,这种鲜活而又自然的色彩,只有用十分纯净的心灵才能看得清楚,或者说,肉眼所看到的表象背后的色彩,才是不二最为想要表达的色彩。

生活很难用科学的方法去界定,他没有一个明晰的边界,或者说,“玩”,才是人类生存的目的,看似不正经的解释恰恰是最正经与严肃的解释,“无用之用,方为大用”,道家所言心性与生命的质朴与纯真,恰好暗合了不二笔下的返璞归真。

推翻形式的拘泥,自由的来来去去

遵从自然的天趣,就势必会迎头突破所有形式的拘泥,不二的画在所有流派与风格中来来去去,既不是清淡出世的水墨山水,也不是后现代符号化色块的冲突与堆积,没有什么能够限制他创作的自由,“心底清静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精神的自由高于一切,正如不二本人所说的“艺术绝不应该只有一种解释,更不应该有什么固定的标准,技法服务于思想,思想与精神的自由,才会有笔下作品的自由。”

因此,无论是不二笔下的花草、走兽,亦或者是人物,都被笔下的线条与色彩赋予了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灵魂,墨相生、水塑魂,水、墨、彩兼备,不二艺术的自由与独立,皆出自于其骨子里的自然野性与天趣幽默。

不二,高级建筑师,原中国建筑技术集团副总建筑师,河南分院院长,独立艺术家。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