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京剧表演艺术家张学津先生一起的日子作者

与京剧表演艺术家张学津先生一起的日子作者: 佐富 —
中国戏剧家协会、上海戏剧家协会会员、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京剧《龙江颂》阿更扮演者;昆剧《潘金莲》武松扮演者;电视剧《田七郎》田七郎扮演者

在60年代,张学津先生主演现代京剧《箭杆河边》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尤其,他演唱的“赖子呀”一曲脍炙人口,动人心肺!我相识张学津先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毛泽东的夫人江青大搞样板戏期间。那时,张学津先生携夫人奉命从北京抽调到上海京剧团《智取威虎山》剧组扮演主角“杨子荣”B组一角。当时的《智取威虎山》剧组和《龙江颂》剧组(我在《龙江颂》里扮演主角之一“小队长-阿更”)一起驻扎在上海东平路九号并一起工作,排练厅设在东平路旁边的衡山路,一座精致且有特色的教堂里(这个教堂在那时不允许有任何宗教信仰,所以这个被当时废弃了的教堂就作为了两个剧组平时排练和练功的场所)。由于张学津夫妇从北京来,剧组安排他们借住在这个教堂旁侧的睡房里,一切的生活起居都在教堂里运转!所以,由于当时的工作关系,我与张学津先生相识也十分投缘,在交往中我们成为了挚友!记得当初,和他在一起工作的日子里,我经常会请教他一些在京剧艺术方面的问题,也经常让他在我唱腔艺术上做指导,有时还能品尝到他亲自下厨的厨艺!

文革结束后张学津夫妇离沪回京,我调回上海昆剧团工作,继后我又以学者访问的身份出国并移民到澳大利亚,所以在这期间,因为我们分隔两地而失去了联系。直到1994年左右,他被应邀来澳大利亚悉尼演出京剧《做宫》—
扮演“杨四郎”一角,而我当时也在里面出演京剧《打金砖》—“刘秀”一角。可想而知,在当时的异国他乡,久违的知己再次会面,那种激动,感慨都是溢于言表,从而我们又因此恢复了联系。之后,我每年回国都要到北京看望他。那时他住在北京中央音乐学院旁边的楼房里,他和我讲:”平时除了参加演出活动外,一般都在家里,喜欢自打自唱,自娱自乐!”记得,在我每次回国期间,总会带一些礼品赠送给他,将我在澳洲被“SBS民族电视台”接受采访的个人艺术生涯专辑和在澳洲平时演出的节目录像让他观看并给予指导。还记得有一次在我回国期间,我被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采访,当他看过采访片之后给予了我高度的赞赏,称赞我在澳洲期间为中澳文化交流做出了巨大贡献。

记得每次当我回国在北京期间,张学津夫妇总是热情招待我在北京的晋阳饭店。他告诉我他的新夫人对他非常体贴照顾,因为那时他已经生病了,在生病期间,他妻子为他尽心的呵护护理,精心的照顾,从而他的身体得到了康复比之以前,他也总对我讲,上帝赠给了他一个贵人。当我听到他这样说时,我也很为他高兴和宽慰!

最后一次见面是在我2010年回国期间,那时在他搬迁新居的建工大厦家里,记得当时他虽然身患重病,但当见到我时,精气神非常好,还给了我一个热情的拥抱,然后拍拍我的双肩,说了一句
”已经好久不见了”一直在我的耳边回响至今,也让我感到这份友情的珍贵。记得当时,他还是与我兴致勃勃的谈论着京剧艺术,兴致来的时候还能唱一段京剧。所以当初,他的这种乐观,酷爱京剧艺术而且把病魔完全抛于脑后的精神深深的打动着我!在我离京与他最后一次见面后,我经常盼望并为他祈祷,愿他的身体能够战胜病魔,恢复健康,还能够再在他深爱的京剧艺术领域发挥光彩,做出贡献!而当我,在澳洲期间,突然听到他去世消息时,让我陷入了深深的悲伤中!为我失去了一位师长和挚友而悲痛!为京剧界失去一位艺术家而痛惜!我也经常在想,如能他再度过几个春秋把他京剧的精湛艺术再发扬光大,使京剧界再放光芒该多好啊!

我会永远的缅怀你在我的心底—挚友学津!

图片 1

图片 2 加微信号:xijucn-com
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黄梅戏.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