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恭绰行草书法笔力雄浑苍劲

叶恭绰书法,笔法雄强朴厚,妍媚动人。行楷书上法度谨严意味蕴藉,草书则率意洒脱,灵动飞扬。叶恭绰行草书法笔力雄浑苍劲,线条柔韧挺拔,结体略矮而扁,但欹正相谐,形成自己跌宕多姿、百态纷呈之风。

   
叶恭绰书法初学颜柳,后取法赵孟頫《胆巴碑》(《赵孟頫胆巴碑》笔法秀媚,苍劲浑厚,独具风格,于规整端严处见潇洒,点画顾盼有致,用笔沉着峻拔。)也参以李北海、褚遂良,上溯二王书法等,在体势上汲取了如《李思训碑》、《麓山寺碑》的灵动。为文人学者的叶恭绰,书法上造诣很高。

   
叶恭绰书法尤以楷、行、草见长,笔力雄浑苍劲,线条柔韧挺拔,结体略矮而扁,但欹正相谐,形成自己跌宕多姿、百态纷呈之风。对于赵松雪、李北海一路,他非常推崇。赵孟頫的《福神观记》、《玄妙观重修三门记》、《妙严寺记》和《胆巴碑》并为“赵氏寸楷四大名迹”,而前三帖均流落海外,唯《胆巴碑》藏于叶氏手中。叶氏为《胆巴碑》题诗道:福神玄妙并沉沦,片羽空留径寸珍。不见鸣波碑版字,那知北海有传人。叶恭绰在书法上非常推崇赵孟頫、李北海一路。叶恭绰认为,世人多以松雪(赵孟頫号松雪,松雪道人)书法学右军飘逸甜熟之风,其实不然,只有细细看过他的碑版帖本,其实全用李北海笔法。

图片 1

叶恭绰书法作品欣赏1

   
在文人书家中,叶恭绰虽出人政界文坛,但却是名副其实的文人学者、造诣深厚的书法大家。叶恭绰主张以出土竹木简及汉魏六朝石刻、写经为宗。其擅于楷、行、草体,尤擅大字榜书,雄健豪放,绰约多姿,融会碑帖,自成一家。他的行楷书,初看似乎参差而不规整,细读却法度谨严意味蕴藉,草书则率意洒脱,灵动飞扬。这也源于他的深厚学养,其饱览天下名帖,识见广博又高远为其打下了基础,提起笔来着常人所无法其备的底气。人称其书有褚之俊逸、颜之雄浑、赵之润秀,誉为当代高手。

图片 2

叶恭绰书法作品欣赏2

   
叶恭绰非常注重运腕与笔力的关系,独有心得,笔法雄强朴厚,妍媚动人,自成一家。他在一本《遐庵谈艺录》的书中就专门有论书法的笔力问题:“写时肘、腕皆悬空,其力必将聚于指、笔、纸三者联系之处,然后成字,其有力系当然的。”又说:“运腕之周径愈大,则凝聚于笔端之力愈大,反之则将递而缩小。又执笔时,如手指能将时腕之力通过笔杆而至笔尖,则力必雄厚,否则力必递减,以能动时者力为最大,运腕者次之,运掌者又次之,用指者不足论矣,说明铺毫行笔,须沉着有力,方圆结合,筋力丰足,心手相合,自成锋棱,力能有魏晋飘逸之风,六朝碑版之意也。”由此可见叶氏运笔之讲究,启功也曾赞其书法为“天骨开张,虽盈寸之字,但有寻丈之势”。

图片 3

叶恭绰书法作品欣赏3

   
除了书法之外,于诗文、考古、绘画、鉴赏无不精湛。叶恭绰擅常画竹以及梅兰、松石等,尤善画竹,秀劲隽上,直抒胸臆,画就辄题诗词。其全国性美术展览及书、画团体无不参加。起点、眼界都非常高,曾出版有《叶遐庵先生书画选集》。有意思的是,名满天下的国画大师张大千晚年在为该画集作序时,却谦虚地谈起自己在人物画上的成就,最初还是受叶恭绰先生的影响,称其“力劝予弃山水花竹,专精人物。振此颓风。厥后西去流沙,寝馈于莫高、愉林两石室近三年,临摩魏、隋、唐、宋壁画儿三百帧,皆先生启之也”。既可以看出叶恭绰先生于书画艺术上的不俗眼力,也体现了一代大师惺惺相惜、相辅相成的艺德高风。   
叶恭绰虽于公事之余,耽于收藏鉴赏,忙于考释题识,但却玩物不丧志,为人品德高尚且有侠义忠胆之风。张大千与叶恭绰还有个典故:大千有家藏王羲之《曹娥碑》名帖,有一位名叫江紫哀的索求一观,江紫衰家住沪上孟德兰路(今江阴路),当时有“诗钟博戏社”设此,实际就是赌局。一次,张大千手气不济,连战连败,赌金输尽,便向江紫窟借款,不料仅数局,又输尽,后屡贷暖负,终无以为偿。无奈之下,大千只得忍痛割爱,用《曹娥碑》帖来抵账,先人遗物,从此归了外人。

图片 4

叶恭绰书法作品欣赏4

       
十年后,在安徽的大千母亲病重,忽问起祖传《曹娥碑》何在,想睹目,以慰病中孤寂。大千闻之惶恐大窘,只好谎称说留于苏州网师园。随后,张大千急找江紫哀欲购回此帖,但江氏说早将此帖出售,不知落于何处。正在筹莫展的时候,恰巧遇叶恭绰与王秋湄来访,便详述其事,未想叶恭绰闻言却笑着说:“此帖正在我这里呀!大千对此巧合,差点喜极而泣,求王秋湄代恳恭绰。

   
转达张大千三点请求:一、如能割让,愿许以原价为赎。二、如不忍以金银割爱,则以自己所收藏历代书画,不计件数相易。三、如两者皆不可,则乞求暂借两周,经呈送老母观览后,即行璧还。当王将大千意思转达后,叶恭绰慨然说道:“我一生爱好古人名迹,但从不巧取豪夺,玩物不丧志,此帖乃大千祖传遗物,而太夫人又在病笃之中,我愿以原物璧还大千,即以为赠,不取任何报酬!”大千闻之感佩不已,认为叶恭绰如此重义轻财之风采气概,不但今人所无。即便古人,也未之闻也!

图片 5

叶恭绰书法作品欣赏5

     
叶恭绰(1881年-1968年)字裕甫(玉甫、玉虎、玉父),又字誉虎,号遐庵,晚年别署矩园,室名“宣室”。中国广东番禺人。为书画家、收藏家、政治活动家。交通系成员之一。叶恭绰出身书香世家,祖父叶衍兰(南雪)以金石书画名世,情鉴别,工诗词。叶恭绰的幼年是在祖父京邸米市胡同长大,五岁始诵读四书五经,受祖父熏陶,自小也喜爱书画诗词。可能是得益于祖父的交游之故,少年时即受到清学者文廷式的赏识,文藏书甚卜,可听凭少年叶恭绰在其处任意翻检。叶恭绰性格正直豪爽,胸怀宽厚博大。他原为前清重臣,又出任北洋政府之交通总长,后来他服膺孙中山的三民主义,追随孙中山,主政重要部门,这在民国政治史上可算是不多见的奇事,当孙中山去世以后,叶恭绰即在中山陵旁修建了一座“仰止亭”,以表达他对孙中山“高山仰止”的敬仰之情。

图片 6

叶恭绰书法作品欣赏6

   
叶恭绰在辛亥革命后。他历任民国政府交通总长,广东政府财政部长、铁道部长等职。我们今天国内著名的四所交通大学,当年就是他着手改建成立并出任首任校长的。而在文人书家中,叶恭绰无疑也是和吴稚晖、于右任诸家一样,虽出人政界文坛,但却是名副其实的文人学者、造诣深厚的书法大家。

图片 7

叶恭绰书法作品7

   
叶恭绰是中国近代政治史上一位极有影响的人物,在文学艺术领域更是一位著名人士。其致力艺术运动五十余年,至老不倦,是中国现代书画大师。搜藏历代文物,品类颇广,至为丰富,为保存国宝不遗余力。珍藏的文物或捐赠,或出售,尽归北京、上海、广州、苏州、成都等有关文化机构收藏。如《鸭头丸帖》归上海博物馆,《楝亭夜话图》归吉林省博物馆。

图片 8

叶恭绰书法作品8

   
叶恭绰收藏宏富,不说宋元佳堑或是其余文玩,光是法书名帖,其藏品之珍也是闻名中外的,时人称其所藏“不亚于昔之项子京,今之庞莱臣”。有次他购买了许多珍贵字画、碑帖、磁器、铜器、孤本、善本、外国难得之名著与故宫禁物,装成八大箱,惜均毁于沙面之变。其为人豪情仗义,如他有一次重金购得稀世珍品晋朝王献之的《鸭头丸帖》真迹,慨然捐献给了上海博物馆。此帖有宋高宗宣和绍兴元天历内府收藏印记,并有宋高宗题赞,后流出宫外,历经数朝,代有题跋,辗转至叶恭绰手。某年他因手头不便,遂有偿让于上博。据说,此物让于上博时,因价值连城,实在难以定价。后想到古人曾有“一字千金’之说,《鸭头丸帖》共两行十五个字。于是便以一万五千金姑为代价,此亦书坛一佳话也。

图片 9

叶恭绰书法欣赏9

图片 10

叶恭绰书法欣赏10

图片 11

叶恭绰书法欣赏11

图片 12

叶恭绰书法欣赏12

更多叶恭绰书法作品欣赏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书法大家.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