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观书法

秦观书法,小楷学钟王,遒劲可爱,草书有东晋风味,行楷则学颜真卿,端庄雄伟、气势开张。书法写的自然洒脱,在不经意处疏密跌宕,字体笔尖利而清秀,结体劲健而奔放。秦观行草,看似婉美萧散又不失高雅,有着六朝晋宋书法随意自在的美韵。

   
秦观在书法上笔尖利清秀而不单薄,结体劲健奔放而不浮滑,连带自然洒脱,并未刻意书写,然而不经意处形成疏密跌宕变化,时见得意之笔。其书法代表作《摩诘辋川图跋》,有些许相似蔡襄、苏轼的书法,这也是他最具代表书法的作品,帖上书迹,婉美萧散,风格高雅,深得六朝晋宋书法随意自在的美韵。《摩诘辋川图跋》纵25.2厘米、横39.4厘米。凡16行,每行字数不一,共174字,目前收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里。

图片 1

秦观书法欣赏【摩诘辋川图跋】1

   
整幅书法作品看上去犹如枯藤绕树、铁锥画沙,有着颜真卿之遗韵,又有项羽拔山之气概。从形质上看劲健矫捷,但其神韵却委婉飘逸,尺幅之间散发着活泼恬淡的诗意。秦观极善书法,小楷学钟王,遒劲可爱,草书有股东晋风味,行楷则学颜真卿,端庄雄伟、气势开张。正如宋赵希鹄《洞天清录》评秦观书法时所说:“淮海专学钟王,小楷姿媚遒劲可爱。”

【释文】:余曩卧病汝南。友人高符仲携摩诘辋川图。过直中相示。言能愈疾。遂命童持于枕旁阅之。恍入华子冈。泊文杏竹里馆。与斐(应作裴)迪诸人相酬唱。忘此身之匏系也。因念摩诘画。意在尘外。景在笔端。足以娱性情而悦耳目。前身画师之语非谬已。今何幸复睹是图。仿佛西域雪山。移置眼界。当此盛夏。对之凛凛如立风雪中。觉惠连所赋。犹未尽山林景耳。吁。一笔墨间。向得之而愈病。今得之而清暑。善观者宜以神遇而不徒目视也。五月二十日。高邮秦观记。

图片 2

秦观书法欣赏【摩诘辋川图跋】2

  秦观是北宋后期著名婉约派词人,其词大多描写男女情爱和抒发仕途失意的哀怨,颇有感伤身世之作,风格委婉含蓄,清丽雅淡。文字工巧精细,音律谐美,情韵兼胜,风格轻婉秀丽,受欧阳修、柳永影响。《宋史》评为“文丽而思深”;敖陶孙《诗评》说:“秦少游如时女游春,终伤婉弱。”秦观与张耒、晁补之、黄庭坚并称“苏门四学士”。诗风与词风相近其词风格婉约纤细、柔媚清丽,情调低沉感伤,愁思哀怨。向来被认为是婉约派的代表作家之一。对后来的词家有显著的影响。有《淮海集》、《淮海居士长短句》。

   
秦观是个多愁善感的词人,诗风与词风相近其词风格婉约纤细、柔媚清丽,情调低沉感伤,愁思哀怨,年轻的时候崇拜柳永。(柳永为北宋著名词人,婉约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其词多描绘城市风光和歌妓生活,尤擅于抒写羁旅行役之情,创作慢词独多。)那个时候,他的词都带有一股子柳永的味道。有一典故:秦观填《满庭芳》词:“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苏轼看后撇撇嘴。见了面后,他用略带揶揄的口吻说:“真才子啊,都撵上柳七了。”秦观不敢承认,脸上露出了害羞的神情。他低着眉辩解:“再不济,我也不会学柳永啊!”

图片 3

秦观书法欣赏【摩诘辋川图跋】3

   
秦观骨子里是个才情奔放的人,不经意间又写出了婉约的句子:“小楼连苑横空,下窥绣雕毂鞍骤。”后来喝酒的时候,苏轼没再提柳永的事,只是不以为然地说:“写一个人骑马从楼前经过,用得了十三个字吗?”秦观的脸红了。有一次黄山谷说一句“题诗未有惊人句,会唤谪仙苏二来”的句子,秦观很是不满。他向苏轼抱怨:“把先生喊做苏二,大似相薄。”苏轼看着秦观,笑笑,什么也没说。在秦观心里,苏轼就是一尊神,把他看得很重要。苏轼离世后,秦观的词愈发凄黯柔婉了。《虞美人》:“为君沈醉又何妨,只怕酒醒时候、断人肠。”让人读后掩面欷。

   
秦观诗意境悠远,风格独特,尽情挥洒胸臆,专任自然,并未去刻意构想、苦心经营,这点类似与李白诗的“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秦观在诗词上并非不讲究文辞的细密精致,只是不显出过份人为的痕迹,而别以清畅流丽之态示人而已。他俩的诗词在主流艺术精神是一致相通的,就是在艺术风貌上凄婉绵邈和飘逸豪放的显著差异。秦观诗词缘情婉转,语多凄黯。最具代表性的是大家所熟知的《鹊桥仙》: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后面一句被誉为“化腐朽为神奇”,成为一段千古佳句。

图片 4

秦观书法欣赏【摩诘辋川图跋】4

   
综上所述的艺术精神,多曾熏染影响到李清照、姜白石,直到宋末之周密、王沂孙、张炎等后来的许多词家,他们出于各自的才情藻思,所作风格面貌多有不同,甚或成为相对独立之支派。从总体而言,秦观却改造、更新,或者说更大程度上发展、扩张了花间、南唐以来的传统艺术流派,使之不断勃发充溢着生命活力,不至于趋向僵枯沉晦的末路。这其间,秦观的贡献是必须给予充分肯定的。   
秦观也是个爱面子很清高的人,绍圣年间,在苏轼的举荐下,秦观出任有些身份文官的黄本校勘一职。他在京城也有了一处小院子,在东京东华门的堆垛场。他的隔壁是户部尚书钱穆父。这一年春上,秦观穷得连买米的钱也没有了,锅几乎揭不开了。他的妻子徐氏哀求他向钱穆父借点钱来,秦观不肯。秦观面子上受不了。徐氏说:“你不去,我就去瓦肆卖唱去。”被逼到这分上,秦观也没有去找钱穆父借钱。他给钱穆父写了一首诗:“三年京国鬓如丝,又见新花发故枝;日典春衣非为酒,家贫食粥已多时。”钱穆父读诗后,低低地叹了一声,让人很快送了两石米过去。

   
秦观散文以政论、哲理散文、游记、小品文最为出色。其策论文笔犀利,说理透彻,引古征今,富有说服力和感染力。策论是古代的一种特有文体,相当于现代的政论文,是臣向君提出的有关国事、朝政的意见和建议。他的策论立论高远、说理透彻、章法严紧、文笔犀利,无论长短都非常注意谋篇布局,注意结构和章法的变化,有一种特有的艺术张力,完全可以用“辞华而气古,事备而意高”来一言以概括之。

   
秦观是北宋中后期著名著名婉约派词人,文字工巧精细,音律谐美,情韵兼胜,历来词誉甚高。传统的诗词鉴赏,分析秦观时,讲其定性为写“歌妓的恋情,同时又融入自己的身世之感”,这并不适合解读秦观的所有爱情词。拿他的经典名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来说,就并没有牵连到什么仕途失意的身世之感。如果结合他放浪的情感经历来看,这只不过是秦少游安慰痴情女子的托词,或者说摆脱一段旧恋情的美丽借口。

  
秦观(1049-1100),字少游、太虚,号淮海居士;籍贯高邮(今属江苏)人,是婉约派的代表作家之一,以词闻名,文辞为苏轼所赏识。秦观一生坎坷,所写诗词,高古沉重,寄托身世,感人至深。任职秘书省正字,兼国史院编修官等因政治上倾向于旧党,被目为元佑党人,绍圣后累遭贬谪。三十六岁中进士。曾任蔡州教授、太学博士、国史院编修官等职位。在新旧党之争中,因和苏轼关系密切而屡受新党打击,先后被贬到处州、郴州、横州、雷州等边远地区,最后死于藤州。

秦观最著名的一首词:《鹊桥仙》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更多书法作品欣赏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书法大家.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