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介堪篆刻作品

方介堪精书法、擅篆刻,对金石学、考古学有很深的研究。方介堪篆刻作品,不论是取法古玺、秦铸和汉凿,都有笔有墨,势态流动,格局宽大,气息浑厚。方介堪挺劲而不削薄的仿汉印和惟妙惟肖的鸟虫篆印备受世人推崇。

   
方介堪是有名的金石学家、书法家、篆刻家、画家、诗人、鉴赏家、教育家。有着多方面的修养与技能,工书,能画,其尤擅长篆刻,他的艺术创造、学术著作与教育事业这三项大成就,也都突出在一个“印”字。郑逸梅也曾在《艺林散叶》有“方介堪由刻而书,由书而画,由画而诗”之论断。

图片 1

方介堪书法作品欣赏1

   
方介堪书法作品中以篆书为主。他所作篆书,典雅、挺劲、工稳一如其印。如隶书宗《史晨碑》,得汉人气韵。真、行、草取法晋、唐,不求工而自工。方老虽至耄耋之年而手不颤,作小篆匀净圆润,写方介堪能诗,丙辰冬曾为拙作《瓦当印谱》题五律一首:“阿房秦故址,长乐汉时宫。古甓参金石,奇文证异同。营陶思旧制,摹枋夺天工。灿烂联双璧,童林艺苑宗。”

   
书法篆刻是在清代末年,由于引进了西方先进的印刷技术,存世的古代书迹,包括近世出土的殷墟的甲骨、齐鲁的封泥、西域的简牍、河洛的墓志以及帛书、纸卷等,大量影印,流传甚广,加上各种形式展览会的盛行,特别是辛亥革命后故宫的开放,私人和内府珍藏的书迹名品公开陈列,使当时学者能见前人所未见,知前人所未知,学风丕变,仿秦汉、宗魏晋成为一时风尚。并开始出现南帖北碑自然融合,篆、隶、草、楷四体并用的新趋势。

图片 2

方介堪书法作品欣赏2

   
方介堪生来性近翰墨,少时跟父亲写字刻印。方介堪学习篆刻,先从浙派入手。其后来以刻玉印驰名上海滩,加入西泠印社。因为其对玉印类情有独钟,功夫独到。玉印因材料远较铜印珍贵,所以多数制作时务求精工。又因质地坚结,刻时较多用中锋,又不若铜印之锈蚀而出现斑驳。大多以细而坚挺的白文出之,也有其他风格。方老的高徒韩天衡在《方介堪印选·跋》中指出:“方介堪的篆刻作品,不论是取法古玺、秦铸和汉凿,都有笔有墨,势态流动,格局宽大,气息浑厚。”

图片 3

方介堪书法作品欣赏3

   
世人又着重推崇方介堪的仿汉印和鸟虫篆印。他的仿汉玉印的特点为:“挺劲而不削薄,雅逸而不小巧,工隐而不平板,蕴含着典丽、安祥和洒脱的神情。”曾有马国权《近代印人传》称:“先生白文印瘦劲中见温雅,起止转运交代分明而典丽流动,盖浸淫古玉印有得故也。”可见对方是仿汉玉印评价很高,这也是得到大家的公认的。在1931年时方氏曾选历代玉印300余方,用钩摹法细心画出,辑为《古玉印汇》一册,翌年由上海西泠印社出版。1935年,《方介堪手刻晶玉印》二册由宣和印社出版。其未梓者,尚有《玺玉印辨伪》一种。

图片 4

方介堪书法作品欣赏4

   
在篆刻玉印中有很多鸟虫书,方介堪对鸟虫书有很高超的水平。鸟虫篆是先秦篆书的变体,属于金文里的一种特殊美术字体。它是春秋中后期至战国时代盛行于吴、越、楚、蔡、徐、宋等南方诸国的一种特殊文字。始见于东周,多用于兵器(戈、剑等)及用器上,这种书体常以错金形式出现,高贵而华丽,富有装饰效果,变化莫测、辨识颇难。除线条蟠曲如虫蛇外,其笔画之起止端每扩大成鸟头。

图片 5

方介堪书法作品欣赏5

   
方介堪摹录古玉印时,得悟鸟虫篆添头加足之理,中岁以後,刻意研究,所以能做到随意变化,着手成文,几乎无一字不可以作鸟虫篆。其印和谐佳妙,世人无不佩服得五体投地,方老亦颇以此自豪。曾作诗以记之:“戈头矛角殳书体,柳叶游丝鸟篆文。我欲探微通画理,恍如腕底起风云。”韩天衡跋中也提到:“方介堪鸟虫篆印的建树则能独树一帜。他不失古风,不违字理,创造性地以严谨的古文字形体与艺术化的绘画原理作人情、人意的结合。” 

图片 6

方介堪书法作品欣赏6

   
方介堪对印学用篆很早就开始研究整理,在抗战前就完成了部大型工具书《玺印文综》的手稿,共收集古代印谱一百多部,共摹篆字2万余字。在抗战中因辗转南北,遗失了14卷。该书直到
1987年,才在各方努力下由张如元补成出版。

   
方介堪早期所作印,似颇喜吴让之(清代篆刻家、书法家)风格。他古玺、汉印及小篆细朱文印等,亦时见于谱中。早在1927年,方氏年未30已辑自刻印成《介堪印谱》一册。1928年,辑成《介堪篆刻》二册。1934年,辑成《介堪印存》册。1950年,刻成《般若波罗密多心经》一册。1986年,《方介堪印选》出版。《白鹃楼印蜕》,是方老为王国维弟子戴家祥所刻印辑成。

图片 7

方介堪书法作品欣赏7

   
现在来说说方介堪篆刻的求学路:出身寒素之家,幼无力纳束修入学。然性嗜金石书画,艰苦自学,遍访里中识者求教,年十二始习篆,曾得谢磊明先生招至其家指授,并以所藏金石文字资料见示,尽出所藏印谱,使钩摹并临刻玺印,时加指点,艺益猛晋。
在1926年春随邑绅吕文起前往上海。经吕氏的引荐,方氏拜在赵叔孺的门下,继续深造。

图片 8

方介堪书法作品欣赏8

   
当时上海的印坛,吴昌硕和赵叔孺各成体系。方介堪和吴昌硕也有来往,而且甚得吴氏的奖掖。吴昌硕曾鼓励之:吾至30几岁始学吴让翁,而君年仅弱冠已至于斯,实非易致,孺子好自为之,必有大作为。”
马衡见方氏的印存,赞曰:无一字无来历,表彰之者至矣。其时,白文印非玉印即吴让之印式。1926年秋,由于方氏得到了刘海粟、黄宾虹的赏识,年未30即担任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以及新华艺专、中国艺专等校的书法篆刻课教授,这真是个难得的异数。由于这些学校是我国最早的美术专科,所培养出来的人才对我国现代的艺术领域有重要的作用。

图片 9

方介堪书法作品欣赏9

   
方介堪不仅在篆刻领域有一席之地,全方面的拓展爱好,对金石学、考古学也有很深的研究。由于在玺印与篆字的功底,使他在这两个相关的学术领域也有相当的知名度。1936年,故宫博物院院长马衡曾请他到故宫任古器物部专员,又曾经管宋、元两代名翰。建国后,曾担任温州文物管理委员会领导30余年,成绩卓著。

   
方介堪在逝世后,各方挽文多不胜纪,可见地位影响地位不一般。如苏渊雷挽联:“技进乎道,艺苑巨星悲殒落;逾不绝俗,中川孤屿共清高。”沙师孟海挽联:“邃学本仓沮,出手镌,早传玉篆高天下;宣劳到文献,究心真赝;还把金针度后生。”林剑丹挽联:“千秋篆籀传文苑,想翰墨有缘,社结西泠,德重名高垂道范;卅载春风沾教泽,悲音容隔赏,楼空玉篆,耳提面命更何人。”

图片 10

方介堪书法作品欣赏10

    方介堪
(1901——1987)方老名岩,字介堪,以字行。晚号蝉园老人、晚香堂主,斋称玉篆楼。浙江永嘉人(今温州市)。方介堪为西泠印社的早期社员。曾延为故宫博物院编辑。著有《玺印》、《文综》、《两汉官印》、《古印辨伪》、《秦汉对识拾遗》、《介堪论印》等书。由于他对印学的非凡造诣以及国内外的影响,1963年被选为理事,1978年被选为副社长。1987年8月25日逝世。毕生从事艺术创作,擅长金石,先后治印2万余方,郭沫若评其印章“炉火纯青”,堪称篆刻大师。

更多书法作品欣赏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书法大家.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