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平先生绘画艺术的意义就在于这一片繁芜中独辟一隅静谧

广平先生秉性豁达,喜交游,博学多才,对于古文、词章、书画、陶瓷,都有相当深的造诣,养的一片宽快悦适的心境,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万事随缘真自在,一心不起即弥陀,足见先生修得了一颗澄明透彻的朴拙之心。

潘天寿在《论画残稿》中曾论:有真情至性,而后有真风格。艺术乃心印,境界不高,即笔墨无奇。艺术作品中的个性流露出的是画者的性情、气度、学识及修养,是走向成熟、塑造自我个性和风格的自然流露。人云书以养画,广平先生的书法从碑学一派,老而拙,颇具古风,三十余年间的朝夕参悟、笔墨不缀更使得他的画作风格奇拙、生动空灵又不失古朴。他的作品求静谧而舍喧嚣,用色纯粹而非芜杂,立意清远而非世俗,构思巧妙而非造作,画面兼具幽冷和热烈质感,具有极强的装饰感和趣味性。

艺术能给大众以陶冶性情的引导和启发就是我作品之艺术本质所在。广平先生如是说。罗素也曾提出相似的论点:人的真实生活不在于穿衣吃饭,而在艺术、思想和爱,在于美的创造和瞑想以及对于世界的合乎科学的了解。现实社会是围城,人人浑噩的生存其中而不自知,广平先生绘画艺术的意义就在于这一片繁芜中独辟一隅静谧,引导更多的人关注自身精神世界,摒弃物欲金钱但求心境平和,体悟生命的从容与平淡。

中国艺术崇尚质朴与天趣,万物皆是活泼流动的生命体,广平先生深谙此理。他笔下的人物风姿雅致,天趣盎然,诸多器物皆透着勃勃生机,画面内在意蕴丰满,给人以平和闲适之感,正好契合了中国艺术所追求的活泼泼的生命精神。广平先生的画作以女子为视觉符号,借助笔墨构建起亭台楼榭,圈出自己心中的一片净土。曲园深阁,烟叠翠柳都是心迹所作,他笔下的庭院,皆是为韵人纵目,云客宅心,为人的心灵筑一片清远之境,胸怀高古而趣在法外。

自古女性题材的绘画众多,因为女性形象拥有相对恒定性,但作品中多极尽消弱女性的生存意义,在男权屡屡被彰显的古代社会中女性始终是以弱者的形象被描绘的,无论是多么欢喜的场景,总能嗅出一股子的寂寞。但我们欣喜的发现广平先生笔下的女子都带有些许小女孩的娇憨与恣意,她们朱砂染唇,紫墨点睛,无不带有活泼泼的生命质感。她们或坐或卧,做着寻常的闲适之事,观花、赏月、郊游、品茗、弈棋。这些美好的女子穿越时光的斑驳,怡然自得的生活在广平先生的笔下,向我们展示了中国传统审美中失落的种种美妙意象。

先生的画作最宜体悟玩赏意味。热闹的群花与娇憨的女子相映成趣,云蒸霞蔚的烟雨流动于画面中,神秘又透着闲适的猫儿静卧案头,学舌的鹦哥羽色艳妙,古朴的器玩,清幽而浓烈的色调,无不彰显出一种绝妙的融合与升华。富人文气韵的人物造型、器物陈设、茶盏、团扇等信手拈来,融以西方近现代艺术翘楚画作之设色因素,古画之形制与西画之色彩,碰撞出了惊艳绝伦的新颖画风,咂摸其味,令人倍感立意之新,韵味之浓。元代王恽《繁杏锦鸠图》中写到:尽堪活色生香里,拥顾双栖过一春。此句本用来形容一幅画里面的花鸟生动而美丽,而这里引申为广平先生画作里的美人再恰当不过。

广平先生的绘画有着独特的构成语言,蕴含了不可忽视的美学意境。唐代诗人常建《题破山寺后禅院》诗说: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皆寂,唯闻钟磬音。此中境界深远,它隐喻了现世与理想世界的隔阂,也为我们勾勒出了一个重要的美学意境曲径通幽。曲径通幽是重内蕴的东方民族的重要审美观念,这一点在广平先生的画作里,彰显的淋漓尽致。置身先生画作里的葱茏繁花,亭台水榭,你可以聆听似有若无的弦音,品得似淡若浓的香气,使人有种置身烟霭深处的错觉。美在雾里看花,美在识香寻芳踪,层峦翠柳堆叠如烟,美人藏于香风深处。

近年来,先生对瓷器绘画有着越来越深的造诣。先生颇喜小酌亦精于茶道,自然对瓷器杯盏有着独到的领悟。禅语讲壶纳天地,旨在于微处见真知,以一页残卷,几隅茶盏品酌大千万象,这是东方美学艺术传统中的恒久内核。先生醉心于微小的世界中,吟味当下的意味,形成精澄玲珑的绘画风格。所绘瓷盏皆意境精微,韵味悠远。画作中引用新颖的瓷器形制辅以美人花鸟,处处体现着幽静之美,闺房之趣,禅花之香,飞动之笔。明代王世贞评北宋著名画家王诜的画作:胸中八九小云梦,笔底万顷波浪天。这里用于品评先生的画作,可以引申为笔底九重烟雨梦,胸中浩淼遮云天。

李日华题画云:竹光浮砚春云活,花气薰衣午梦轻。广平先生笔下的花草美人,只是其内在心念的表征,他在浮光花影中养活了一团春意思,在笔墨纸砚中寄托着一个个迷离的幻梦。近观广平先生画作,顿悟之余,便会认真重审自己生命之轨迹,是否一如初衷,不染尘俗,进而自省,摒弃俗欲,从而体悟到生命的真谛。以几案为舟,香草为楫,追随性灵之韵,渡人渡己,驶往精神的彼岸。这便是艺术有意味的形式。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