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个人觉得艺术是否需要严肃的引导大众审美

李广平答艺术、生活、快报记者问

1、记者:有评论说你的作品更偏向玩赏,你个人觉得艺术是否需要严肃的引导大众审美,还是就应该是一种个人心性的抒发?

李:玩赏是中国传统文人的一种典型的人生态度,它不同于庸俗的玩乐或玩物丧志般的人格堕落。我认为玩赏代表了富有创造力的心态,它是对美好事物的品鉴,玩味达到天人合一和物我交融的理想境界的途径,我的作品偏向玩赏。

严肃的引导大众的审美,是我的绘画愿望,我以一些轻松、随意、没有任何使命感的画,向大众展示一种久已失传的生活的魅力和浓郁的闲情逸致和略有古雅的情调,企在唤起大众读《聊斋志异》或《闲情偶寄》等传统闲情野史及艺术随笔时所获得的幻想。寄望可以使现代的大众在这飞速发展的信息时代能回眸一下我们优秀的历史传统。我认为从玩赏的角度来看,值得反复玩味的诗情画意本身就奥妙无穷。艺术能给大众以陶冶性情的引导和启发就是我的作品之艺术本质所在。

2、记者:你的作品中有很多女性形象,这有没有某种暗喻?女性代表什么?

李:我的作品中经常出现饱满慵懒拥花而卧的女性形象,当然除了以女性形象为母体的主题外,还经常以此为象征传达另外一种生存状态,即昭示传统文人的闲逸,无所羁绊的精神乐园,她们午梦春长,品茗、清赏、落花、闲书、于俗世之外,这个不被社会滋扰的庭园,是她们和我向往的神圣乐土和精神家园。

3、记者:你的创作灵感多来自哪方面?

李:来自一把明朝的椅子,一帧宋元的书画,一本喜爱而泛黄了的书籍,或半面假山,一株老柳,一池悄然绽放的荷花,徐风自池面来,窗牖渐开,眼前的佳人吸风清露,去脂粉而存天地之清秀..

4、记者:当你缺乏创作灵感的时候,你会怎么做?

李:看看假山,品味一下前人给我们构筑的后庭,看看庭内的草色青翠,湖石玲珑,蕉叶浓郁,飞鸟相还,鸣声啾啾,古树幽幽。三五朋友携佳人吃吃饭,听听音乐,去离我们最近的泉边提水泡茶。

5、记者:你怎么平衡创作和市场的关系?

李:我的创作来自内心深处的触动及自己的精神寄托,是如钱钟书先生所说几个素心人在荒江野老所谈论的事情。况自古知音难寻,曲高和寡,也是必然,我深知这个时代山野上开满鲜花,牛羊看到的只是饲料的道理。我认为以得奖和价钱高玩品鉴收藏的人是没文化的,企业家娶港姐女模为妻或农民财主专买价格最高的奢侈品一样是没眼光没品味一种表现,所以我不是十分关心市场的问题。

6、记者:你是一个什么样的老师?你是否认同艺术不可以被教授?

李:我是一个惊起一群兔子向不同的方向和目标奔跑的属兔的老师,并且认为艺术和禅宗一样有渐悟与顿悟之别是可以教授的。

7、作者:你希望达到的绘画境界是什么?

李:我希望我的作品能有古雅的情调又有着浓重的现代张力,不仅是有独特的艺术形式,还应处处透着一个现代人的思考。

8、作者:有人说中国画已经走向逐渐消亡的过程了,你怎么看?

李:有点杞人忧天的意思吧,自然界中优良的物种是不会消亡的。能供我们玩赏,怡情逸性的中国画怎样会消亡呢?

9、作者:你觉得中国画的前景是什么?

李:中国画的前景应象山野上的野花和俞伯牙的高山流水的故事。当牛、羊有一天终于添满了自己的胃,精神上忽然有所寄,生活上有了品质的高度,内心萌发了古雅而文秀的艺术欲望,和忽然的一天世上忽然出现了众多的钟子期时,我们的中国画就
繁荣昌盛起来了,哈哈。

10、作者:绘画之外你爱好什么?

李:爱好很多很多。如几十年来天天练得书法呀,玩一玩瓷艺呀,刻一刻紫砂壶呀,和好友逛一逛古旧文物市场呀,在有美人的桌上喝喝酒呀,和学艺术的儿子谈谈现代艺术逛一逛798呀,同妻子逛逛商店呀,和院内那几只长相极似莎朗斯通、范冰冰、张曼玉、陈冠希的流浪猫挑逗一会呀,回答一位漂亮的女记者提出的诸多问题呀等等,哈哈。

因为我确信洛克菲勒所说如果你视生活工作为一种兴趣,人生就是天堂;如果你视生活工作为一种义务,人生就是地狱。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